Monday, November 2, 2009

大赛将近

每次听说,大赛要来了,真正的那种标杆性的那种强手如林的那种大赛,心里就会情不自禁地颤抖。退出成了教练,也有这种感觉。

颤抖,是因为害怕,也因为兴奋。

害怕,好像羚羊遇上豹子;兴奋,则好像鲨鱼闻到血腥。兴奋,是因为将要与高手对决;害怕,是因为知道那是一场生死搏斗。然后,还有一种宗教膜拜似的虔诚和企盼。因为棋逢敌手,难能可贵。所以我一直渴望大赛,因为准备厮杀的感觉很好,准备和旗鼓相当的对手厮杀的感觉,更好,准备和比你更强的对手厮杀的感觉,更更好。像杀人凶手嗜血一样,我嗜辩。

(突然觉得自己很变态一下。)

可是,你难道不想吗?辩手。

和高手堂堂正正地、英雄相惜地、直来直往地,过上几招。赢了,满堂喝彩;输了,甘拜下风。单纯地,为辩论。

你不想吗?辩手?

(我想,可我已经不是辩手。)

1 comment:

~aNG~伟翔 said...

一日為辯手,終身為辯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