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7, 2010

大马财政陷入困境,谁的错?

我要问一个很肤浅、毫无前瞻性、对解决问题毫无帮助,而且明显是人在愤怒时才会问的任性问题。

好好的“一个马来西亚”,为什么会搞到这种:政府不削减津贴、不落实消费税、不合法化赌球、不提高交通罚款……就会步上希腊后尘,面临国家宣布破产的财政窘境???

请容许我呐喊:为什么?!?!

从小生活在一个不富有但得天独厚,不太公平但友族其实很友善,管理很差但天然和人力资源cover得回的国家里,我变得有点胆小。听到“破产”两个字,我会吓破胆。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

首相署部长说,我国长年赤字。1998年,赤字高达50亿令吉。10年后,数字剧涨大约10倍,变成470亿令吉。债务数额更是直接就会吓死大象,是3,650亿令吉。执政党=马华公会拥有的媒体《星报》说,这笔债务相等于大马国内生产总值的54%。你辛苦工作一整年,一半收益要拿来还政府的债。

我们当然可以怨天怨地,怪神怪鬼,说那是97金融风暴的错,是07次贷危机的错。可是,如果以其他国家能够安稳复苏为借镜,来推翻这两个烂借口,我们还有什么答案可以解释我前面的肤浅问题?

想来想去,我只想到4个字:管理不当。

刚才说关键年份是1998年对吧?我们来看看那前后10年,我国如何挥霍。

先看前面10年。

90年代,大兴土木。许多MEGA PROJECTS如雨后春笋般应势而起。布城当数第一,有回本吗?我不知道。只知道这个国家行政中心,现在和诸葛孔明的空城计没差多远。除了高官、警察、公务员、媒体,和不得不去办公的人士,没看过多少人影。平民百姓没有去的必要,游客则嫌它地点偏远,交通又麻烦。就连那些没事找事做,要示威出风头的社运分子、激进人士,也不愿选择去布城示威。

说到大型计划,目前很红的砂拉越巴贡水坝当数第二。夺走了大片大片原住民的传统习俗地后,这个计划给全东马供应了多少成电力?给印尼文莱,又卖出多少兆瓦的电力?对不起,巴贡其实到现在都还没建好,其中一家承建商=森那美集团今天还刚刚公布相关大型计划带来超过10亿令吉的亏损。油棕种再多也cover不回。

越来越不红的大型计划,则还有多媒体超级走廊MSC、生物谷、柏华惹钢铁厂等等。诶,等等,走到今时今日,你有多久没有听到这几个马哈迪时代的专有名词了?别惭愧,不只是我们遗忘了它们,当初推动计划发展的政府也遗忘了它们。

其他的,双峰塔、吉隆坡塔、轻快铁、普腾汽车、HICOM工业区、各条高速大道等等,勉强幸存,苟延残喘。不过就是年年喊亏、年年要政府贴钱拯救,纳税人比较辛苦一点。

我的知识不够渊博,举例不够琳琅满目。但就算我不说,相信大家心里很清楚。哦,对了,还有最近很红然后突然沉默的巴生自贸区。特攻队,你们在哪里?

同样是90年代,还有私营化热潮。

私营化了多少家国营公司,“官联化”了多少家政府单位,我算不出来。这些林林种种的服务业,效率、业绩和盈利增加了多少,我也算不出来。可是我知道,家里的自来水一年比一年脏,钻石能量水一年比一年好赚。我跟你讲,这些滤水器生产商,如果去到隔壁那个据说有能力在1天内攻陷半个柔佛的小岛,会破产!可是在这里,他们赚到盆满钵满!就算常常制水的居銮,听说滤水器也是卖到乱。

还有我爸爸最讨厌的Indah Water。一年没看到它的服务车经过几次,账单却年年准时寄到。以及黄明志最讨厌的TNB,电费年年涨,突然停电突然爆电缆的意外次数也年年涨。顺便告诉你稻农们很TL的BERNAS,跟政府拿的津贴越来越多,开给稻农的收购价格越来越低。不是我讲的,是黄瑞林讲的。当然不要忘记广大驾车人士最不爽的大盗公司,大道收费一直涨价、涨价、涨价。不给涨是不是?去叫政府赔钱,换个方法,一样从纳税人口袋里掏钱。

赚钱的私营化计划有哪一些?我想不到,谁说出来听听。亏钱的私营化计划有哪一些?好像算不完。

大型计划亏损,私营化计划也亏损,我国财政不赤字,才是岂有此理。

再看后面10年。

不能潜水的潜水艇,47亿。战斗机失窃的引擎,30万。送太空人搭德士上太空吃ROTI CANAI,9,500万。给军人买鞋子,2,750万。买通以色列关联公司安排会见奥巴马,7,628万。巴生自贸区,46亿。诗巫补选,1,800万。乌雪补选,数千万?取消美景大桥,赔偿2.5亿?等等等等……

例子不胜枚举,大家记忆犹新,不必赘述。说到这里,不禁想重复一句废话:这样花钱法,我国财政不赤字,才是岂有此理!

发完了长篇大论的牢骚,最后还是要提提管理学的智慧:追究过错是无助于解决问题的。我相信这是真理,所以我们应该放眼未来,寻找解决方案。正如首相署部长所言:No Pain, No Gain。

因此,我赞成削减津贴。

不过,前提是,管理出这等烂账的国家领导层,好像也该一并撤换掉。

12 comments:

Melvin Tan Zi Hern 陈梓蘅 said...

知易行难哦,聪涵姐。
换掉国家领导层,不知道会损害多少关系人的利益。逼下去,搞不好他们会变得像西方的银行家一样:连美国总统都敢杀。

raymond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aymondchen28 said...

Jasmine所讲的老马时代一些大工程虽然现在鲜少被人提起, 可是却是造成我们今天面对国家赤字而要减少津贴的问题! 政府给予的津贴是不是只占了一些白象工程的一小部分呢?相信只有那些面对国家赤字而要减少津贴的政府头头才知道...

shinliang said...

well written.

and I too agree that, "no pain, no gain".

therefore get rid of BN. there will be pain, and then the gain.

sanjiun said...

说得好。
BTW, 顺便提一下,《生物谷》已经正式走入了历史。从此不再有这种东西.
不单单如此,还被外国人取笑,把大马的失败刊登在《自然》科学期刊上:Malaysian biotechnology: The valley of ghosts

http://medicine.com.my/wp/?p=99

Boon Tik said...

please put in fb, so I can share
please.

Kit Lim said...

我以爲政府常年堅持的信念是 no 騙 no gain?

聪涵 a.k.a buggie said...

梓衡,
你似乎看《货币战争》看太多了。:)
还有不要把我叫到那么老哦。

Raymond,
这正是大马人最可悲的地方。我们永远不知道钱用去哪里,不知道为什么会赤字。因为有很多机密法令,确保那些机密烂在当政者的肚子里。

聪涵 a.k.a buggie said...

SL,
You'd definitely got my msg.

sanjiun,
Gd sharing, thank you so much. :)
I'm so ashamed as a Malaysian and a bio-grad, after reading the report.

聪涵 a.k.a buggie said...

boontik,
want meh? >_<

KitLim,
They are about the same. Someone 骗, someone else pain.

聪涵 a.k.a buggie said...

BTW,

sanjiun, did we know each other?

huichun said...

马来西亚是因贪污与无能而破产的。

我们每年借来的钱70%是花在行政开销上的,臃肿没效率的百万官僚将是人民永远的包袱。

贪污朋党则将花花绿绿的国家资产占位己有,国家破产的话,他们仍然能马照跑、舞照跳,关卿何事?

所以我们得切切切、撤撤撤,把这腐败的政府给撤换下来,才能看到曙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