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0, 2010

诗巫@天鹅城 - 不再温和

不再温和,不一定是坏事。

踏上诗巫土地的第一天,直到515当晚的行动党万人大集会前,一直不断地听人说:诗巫人是很温和、很优雅、很简单的。倒也没错。那里的店早早就关门,那里的车慢慢地行驶,那里的人悠闲地过活,那里的夜很快地万籁俱寂。有朋友说,诗巫还停留在308前。嗯。

直到选前之夜,直到投票日当晚,我大开眼界。

温和的天鹅不温和了。

投票日前夕,按照惯例都会举办的民联巨头演讲大会上,聚集了大约1万人。不要误会,这里不是乌雪。我们都明白西马的反风越吹越盛,很多的"中间偏左"分子在308后渐渐走向"深左",所以乌雪的选前之夜,吸引很多外州的民众远道赶来,槟城、柔佛、马六甲、森美兰……好像还遇到登嘉楼的……制造了一场2万人的夸张大会。可是,真的不要误会,诗巫不是乌雪。这里不会有太多远道赶来的外州人士。除了助选团、镇暴队、NGOs和几只疯狂的三八小猫外,那些攒动的人头,都是诗巫人。

温和的1万名诗巫人随着演讲大笑、大喊、大力拍手,然后一直在雨中站着,站到雨停,站到午夜子点。这是诗巫吗?遇上一位身份保密的NGO人,他说,他走过东马许多地方,今晚的诗巫,很不寻常,令他感到意外。

令人意外的,何止选前之夜。

投票日当晚,天空下起倾盆大雨。我们想说到计票中心去凑热闹,以为大雨天冷冷清清,可以在附近的咖啡店喝杯砂拉越咖啡,慢慢地等。怎么知道,刚到Dewan Suarah,就看到一片伞山伞海(因为下雨嘛)人山人海。上千人包围了计票中心,撑着雨伞站在雨中,苦苦地等待成绩出炉。我去过的补选不多,计票中心外站满政党支持者的我见过,站满普通市民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禁还要问,这是诗巫吗?怎么跟我道听途说回来的印象,截然不同?

遇到一位老师。他说,公务员不能参政、不能助选,他们也很无奈。但是,他和他的同事都很关心政治,很关心这场补选。他说,他没看过这么激动的诗巫。他说,政治牵动一切,他希望大马的政治可以越走越成熟。他说,已经厌倦了用钱买票,厌倦了人身攻击,厌倦了制造恐惧的手段。他问,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像英国这样?政党能够以政策和纲领来较量,而不是以裸照和肛交来较量?

遇到一位年过半百的婶婶。她说,很关心这场补选啊,所以叫儿子载我来看。她说,我有投票,我希望他们不要玩臭。她说,我投了XXX,我很希望他能赢,我觉得他比较好。她说,这个是我的儿子,我也有叫他要关心政治。

遇到一位怒气冲冲的安娣。她说,我听说他们要玩臭,要改成绩,我很生气!我马上跑回家!不要看了。她说,每次我们辛辛苦苦投票,他们都要玩臭,下次我就不要投票了。她说,整天只会给钱给钱,然后玩臭。

遇到一位年轻小伙子。他说,我不是诗巫的选民啦,我是lanang的。他说,真的很可惜这次不能投票,只好来关心一下咯。他说,你从吉隆坡来的啊?我也在吉隆坡工作过,不过还是决定回来咯。他说,我想东马需要改变啦。

我看着这一张张陌生的脸孔,突然有些感动。因为我看到,大马人的政治意识正在觉醒。不再害怕关心政治,开始响往成熟的体制,在乎公平的制度多于临时的拨款,渐渐明白投票是公民的权利和义务……而我相信,这种醒觉,会渐渐传染开来。

我想,当政者如果还不明白人民要的是什么。恐怕很快就会无法再当政了。

当政和在野都应该以诗巫为诫。

不再温和的诗巫。

8 comments:

shinliang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shinliang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shinliang said...

even without listening to the ppl, BN could still continue its rule - rule by the iron fist. and that's what they are doing now.

It seems like the more they lose, the tighter they are gripping the iron first.

let's just hope our ppl's grip is stronger!

wei said...

看到這篇文章,我的心還在熾熱中。
開始有點後悔為什麼不不顧一切地跟你去?但是那一夜,詩巫的選民真的讓我們看到奇蹟的來臨,也讓我們感到這一夜並不平凡。
謝謝詩巫的選民,感恩。

聪涵 a.k.a buggie said...

weili,

真正的奇迹,不在于行动党或民联的胜利。而在于我们周围的人,是不是已经明白应该如何投票,什么才叫民主。

不受恐惧控制,不被金钱诱惑,那是第一步。只有传达了这样的讯息,政党才可能改变,迈向成熟的选举才有希望。

不然民联上台,还是一样会用钱和权来捞票。乌雪补选中,有意图用拨款贿选的,你以为只有一方吗?

wei said...

我知道。最近很喜歡朋友的一句話,“民聯不怎麼好,但是反國陣就對了”。大家開始意識到兩股力量平衡的重要性,這是遲來的安慰?呵呵~

Anonymous said...

chong Han,

saw u face in tv yesterday nite-

salute the no name hero !!

next time i will not throw rubbish into the drain again

ah beng

聪涵 a.k.a buggie said...

ah beng,

Gd one. Let's love the mother earth. And ease the workers' jo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