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7, 2008

句点。

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它就在这里。

一个缺失的句点。

三年的辩手生涯,最后的一场比赛。

赛后,我认认真真地聆听评委判决我们落败的每一个理由,这个每次赛后的惯常动作,我第一次做得如此小心翼翼。回家,我仔仔细细地把脸上的妆一点一点地卸掉,这个每次赛后的惯常动作,我第一次做得如此用心。这是我最后一次赛后交流,这是我最后一次赛后卸装,这是我最后一次换下战袍,这是我最后一次以辩手的身份打完比赛后,和大家坐下来聊刚过去的赛事。

我特别珍惜。

我不知道还有哪一支以夺冠为目标的队伍,在8强出局后,可以围坐在一起,没有眼泪地自我调侃,还成立什么他妈的全辩败军之将俱乐部。你要找什么样悲惨命运的辩手?16强出局?8强饮恨?4强落败?决赛输掉?这里一应俱全。你要找连输两届全辩的辩手?这里也有。你要找拿了最佳却让队伍输比赛的老鼠屎?这里没少。哈哈!真是他妈的。

不过,感谢这样一支坚强的队伍,感谢身边这些坚强的队友,我自己也才能变得坚强。

能够庆幸的是,我在这样一支队伍里输掉了比赛。这是一支,面对挫折不会灰心,并且会再三思考而且讨论辩论的未来方向、原则和理念的队伍。我喜欢这样的队伍,喜欢我们面对成败的大情大性,喜欢我们对于辩论的深刻思考,喜欢我们面对是非的不屑态度,喜欢我们对于筹备的认真投入,……

我在这里学到了很多很多,对辩论的态度,对人生的态度,对无理的宽容,对真理的追求,等。

所以,谢谢你们。



另外,祝福国能大学。
那是一支认真努力而且很有诚意的队伍。

22 comments:

shinliang said...

i din cry last night. but i think i shed a tear reading your post.

maybe it's the background music too - elva's 冲动, a fitting melody to such a post indeed.

and there's something about your post that touches me. unlike mine, mine was full of anger. yours, yours were much mature.

sam* said...

其实我觉得这样的辩题,评判如果带着成见评论,正方根本没打。
毕竟以最近的状况来看,真的很难对马来西亚的经济乐观。就算再放大一点,对世界经济,也很难乐观起来。
而你们,却没有处于劣势。说真的,你们的架构,让我不得不佩服你们。

相信我,你们是最棒的。
谢谢你们,让我看了这么好的一场比赛。甚至比半决赛还好看。
也谢谢你,作了让我很感动的总结。
你们是我学习的对象,我的偶像,所以不要气馁哦。

Anonymous said...

上全辩网看到马大对垒国能的column里显示国能的校徽,突然有种失去东西的感觉..马大输了?我的学姐输了?虽然我只是一位默默在一角,喜欢辩论的中学辩手,但看了许多马大辩手的BLOG后,欣赏你们对于辩论的那股热诚...希望自己有天也能想你们一样...

对马大,不只是实力,热诚,我没有一样不佩服.甚至是自己母校的学弟学妹,你都会很好的帮助我们准备比赛..马大永远是我最喜欢看你们打比赛的队伍,你永远是我们心目中的最佳辩手,最好的学姐!!

愿越

WeiYu said...

老实说马大辩论队抽到了这一辨题,不知是不是一种不幸?你们所作的功课,让我这“前半个经济系的学生”感到无比的汗颜。你们的准备、付出是我们在场的观众所能看得到的。虽然有些人会对马大辩论队有过于苛刻的要求,但是我这个外人看来,你们的努力是不能被磨灭的。不过不可否认,你们的数据是很多,但是理论太少了。“如果”假设你们有一点理论的话,赛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今天在写着半决赛的新闻稿时,感觉若有所失。原因是隐隐约约觉得,在台上的应该是你们。而且今天的国能大学对垒upm少了昨天比赛的那种让人可以热血沸腾的感觉。所以,我始终认为你们才是冠军的冠军,只是昨天少了一点运气而已。无论如何,你们依旧是最棒的!

加油!明天会更好!

Mr.Leong said...

不是评审成见的问题啦,要怪就怪你们自己死在马大那批筹委手里。 这种本来要“害”其它学校的题目,最终害惨自己。好像有句话叫:自作自受。 吸取教训吧,这样的立场如何辩?神都救不了你们,非战之罪!

Snowpiano^ ^ said...

还记得第二届亚太赛吗?

你们没有胜,但是,你们没有让人失落的难过,
你们在赛后昂起头、潇洒面对赛会,
亲切面对所有的辩手。。。

我说过,那一刻我为你们骄傲!
今天,你们没有当初那么的潇洒,因为,我知道你们非常的在乎,甚至觉得辜负了自己或是别人的期望。。。

但是,请相信我,你们真的已经做到最好了!
如果,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话,
那是我们对辩题的解剖局限。。。

很抱歉,在比赛前一晚,
见到你的眼泪,解决不了你的问题,
很抱歉,看到你们对辩题死角的挣扎,
却解决不了大家的疑惑。。。

我们,会因为比赛落败而流泪,
因为,我们用心付出、真心对待,
不要去在乎别人的闲言闲语。。。

我爱你们!从我认识你们的那一刻起。。。

辩论比赛结束了,但,辩论、探索、反驳、质疑的精神还要延续。。。
第十一届全辩结束了,但,马大辩论队还要走下去。。。

用我们的信念,去打造最好的舞台、最好的赛事、最精彩的演出,至少,我们问心无愧。。。:)

WeiYu said...

喜欢那番话的话,就记下来吧。很有意义的。哈哈!很高兴那番话被你看到了,那我就同样的送给你好了。只要相信自己,你就是最好!虽然冠军不是你们,最佳辩手不是你,但是无可否认你是不可被替代的。因为你的锋芒,已经让其他的辩论员失色不少。被人妒嫉是正常的事情,可是你的实力,我们是知道的。你不是平凡的,因为你可以创造纪录,继续奋斗吧!支持你!

wei said...

來,媽,你什麽時候要吃蛋糕?我做給你吃。
可是,選擇有限,你的女兒學藝未精啊!
吃點甜食,心情會更好的。

聪涵 a.k.a buggie said...

shinliang,

To win is hard, you have to get through all kinds of brick walls. To lose is easy, it was just about few minutes.

It's not that I am mature enough, but I don't know how to get angry. This is the last tournament where I can enjoy the fun to fight on stage. And it ended the way I never ever dream of.

聪涵 a.k.a buggie said...

Sam*,

谢谢。其实我们在经济这题可以做得更好,只可惜之前审题的时候疏忽了,以为对方会用经济数据正打经济数据,忘了处理这题在政治上和主观情感上的死角。

更遗憾的是,准备好的半决赛没有办法在台上表演。那一些打算用来启发观众对于我国政治的思考的讲法和资料都派不上用场了。

如果说舞者最大的遗憾是无法对大众演绎自己的舞蹈,那么辩手最大的遗憾是无法对大众传达自己的思考。

聪涵 a.k.a buggie said...

愿越,

谢谢你。没有帮你们很多,承受不起那份谢谢。不过祝愿你以后也能踏进马大。虽然我知道一般上优秀生都不会选择国立大学,哈哈。=P

伟瑜,

下次一定要打个招呼。常听恩怡提到你,却没机会真正打个招呼,谢谢你借的那本"民心",帮助很大。=)

聪涵 a.k.a buggie said...

mr.leong,

谢谢你的关心。还是老话一句,留个真实姓名吧?躲躲藏藏、偷偷摸摸、隐姓埋名的不会很辛苦吗?=)

放心吧!我们不会抗拒新朋友,是很乐于与你交换意见和看法的。=)

另外,谢谢你为我们打抱不平,我的文章都没有提到什么评审成见,你竟然会自己提!但是,这场比赛我认为我们有输的理由,所以不需要帮我们揣测那么多了,怕你劳心伤神!

还有,苏东坡说,心里有佛的人看什么都像佛,心里有屎的人看什么都像屎。=)

也许马大输了让你很愤世嫉俗,但是请不要去做什么“害其他学校”的揣测和猜忌了,担心你有这种想法久了,会有很多不开心。

对于真正热爱并且尊重辩论这游戏的人而言,“害人”是一种亵渎和诬蔑。对于真正追求实力、梦想和舞台的人而言,“害人”是一种无谓和智障。

也许你个人很喜欢猜疑和玩弄这种事情。

不过,对于马大辩论队而言,我们不屑,也不需要。

马大会尊重以实力打败我们的队伍,马大也会尊重愿意给与我们中肯批评的观众。要让马大辩论队心服口服很容易,只要你能站在和我们一样的高度,去追求实力,去思考辩论,去关心社会,去认真投入,去理解真理,去挑战难度……我们会给与你打从心底最高的评价。

如果你是这样的观众或队伍。请不要介意留下名字,我们愿意虚心受教。=)

聪涵 a.k.a buggie said...

snow,

傻咩!马大的女人不轻易落泪,哭包如13点除外,哈!

wei,

我现在得空了。找时间吃个饭吧。还欠你一样东西呢。

WeiYu said...

好啦!下次有缘遇到一定上前打个招呼,希望到时你不要失望就好了。不过我是很平凡的人,基本上没有什么了不起,谢谢恩怡的提及。还有宝剑赠英雄,不用谢谢我啦!

shin2 said...

马大队让我至今仍然怀念并且佩服的,除了里头的人,就是马大队不败的信念...加油!加油!加油!
马大辩论队是最好的!

sam* said...

其实你们有很多粉丝啦
只是没现身而已
搞不好你们的敌人才是真正欣赏你们的人
加油=)*

www.wretch.cc/blog/just1106sam

Anonymous said...

真是前所未有的高点击率啊。。。
在回应时,影射‘买’队友爱哭是不道德的,黄聪涵。

被你影射的人

WeiYu said...

胡适之曾说过一句话:“做学问,要不疑处有疑。做人则要,有疑处不疑。”这句话献给一些有疑的人慢慢去体会吧!

聪涵 a.k.a buggie said...

谢谢欣欣。恭喜毕业啊!当天没能出席你的毕业礼,只能给个迟来的祝福了。=)

weiyu,
会那么亲切地连名带姓地呼唤我的,应该就是我亲爱的队友了。哈哈。
有继续报导全辩决赛么?有相当多精彩和搞笑的交锋。=)

WeiYu said...

聪涵:

昨天不用负责写稿,所以可以乐得清闲慢慢去欣赏比赛。虽然比赛很富娱乐性与观赏性,但是开始对代表马来西亚参赛的国辩队伍,感到忧心了。希望他们继续加油吧!

e杰 said...

Mr.Leong said...

不是评审成见的问题啦,要怪就怪你们自己死在马大那批筹委手里。 这种本来要“害”其它学校的题目,最终害惨自己。好像有句话叫:自作自受。 吸取教训吧,这样的立场如何辩?神都救不了你们,非战之罪!



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吧。

怕你不知道谁骂你,我是新国大的刘易杰。亚太的事儿还没完你就敢在全辩上闹事儿,咱们走着瞧,我还真不信你这一颗老鼠屎能毁了一锅汤。

Anonymous said...

该放下的就要放下。把眼光从辩论上移开些许,会发现周围有好多很美的风景。

人生只有辩论是一种可敬的执著。但人生不该只有辩论。希望你以后的生活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