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2, 2008

纪念疯狂

这纯粹是写给自己的涂鸦。看不懂和不想看的人,都别看吧。

新年前给自己的书桌书橱,还有一座山似的垃圾堆,来个大扫除。结果扫出了很多承载着许多回忆的“垃圾”,一直一直都舍不得丢掉,从05年校辩到07年中华杯。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把垃圾当宝么?因为宝和垃圾,本来就是主观判断,不分对错的。=)

一张又一张的废纸,记录着这两年六个月在辩论路上的成长。
一叠又一叠的资料,记载着这大学生涯以来追求梦想的疯狂。

每一场大赛的每一个辩题,我都会为自己准备一本记录大大小小的事情啊、资料啊、佳句啊、想法啊、教练的金玉良言啊的簿子。不知不觉,竟也累积了那么多本,五颜六色的。



某一些大赛,会有贴心的教练给每个队员都买一个一模一样的文件夹,说是上场的时候看起来有“团队的感觉”哦。偶尔会附加漂亮的贴纸,或者可爱的锁匙圈。哈哈,这大概是全女队的优势。>_<

场上呢?
会有旁边突然飞来的救援。

会在纸上提醒自己应该怎样。

会在打坏比赛被教练骂之前,自己先谴责自己,跟队友道歉。

会把评判们的珍贵意见,仔细认真地记录下来。


场下呢?
会有一本让大家涂鸦的小留言册。

会有闭关修炼时,大批大批送进“军营”里的干粮。

还有,我们每一场赛事的每一个辩题,都会有要读完的山一样多的资料。
以下是属于其中一个辩题的资料的冰山一角。听清楚,是一个辩题冰山一角。哈哈。


然后,发现,原来,写过的字、打过的稿,日积月累竟然也有了那么厚一叠。还没有算那些,为了减轻回程的行李负担,而被忍痛抛弃在台湾、新加坡、马六甲的。如果真的要堆一堆,那会有多厚多高呢?


突然发现荣耀原来真的不是最终极目标。它只是一个手段,一个必要、虚荣而又体面的手段,帮助我们纪念那一些疯狂和好玩的岁月,也使我们的那一些疯狂岁月看起来比别人的更值得纪念。如此而已。

因为荣誉归荣誉。
如果没有这种接近宗教狂热般的热情和投入,那就不好玩了。
如果没有那种膜拜和朝圣似的向一个又一个更大的舞台匍匐前进,那也不好玩了。
而如果这过程中没有遇到一班志同道合而又能够彼此竞争的人,应该也不会好玩的。

突然。
很不舍得就这样去毕业了。

我还没有(和你们一起)玩够呢。

3 comments:

joanwcn said...

看了这篇文章好感动。我想这就是为什么辩论队能够给大家持续带来家的温暖感觉~

wei said...

看到你的那曡筆記,想起我以前念書的時候也是如此。考試前夕都是準備到一大曡,攷完后卻也不捨得丟。最後在引來小強的情況下,也因爲能搬走的東西有限,所以才慢慢地篩選、丟棄。

想起,以前準備第一屆中華杯辯論的時候,也是一堆一堆的資料,有沒有用都抄一堆,上場的來不及準備,我們就幫忙看、消化、然後抄給他們,再向他們大概說……那種團隊精神,就在那一次深深地感受、有所感動……

我要你那首兒歌!我最愛的兒歌!我的歌曲來的!給我!給我!快給我!

Anonymous said...

亲爱的coursemate:

看了你的这么多的赛前准备,我为那天早上上课前一直还打扰你睡觉正式向你道歉。现在当了别人的senior,应该还是很忙吧?!

伊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