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6, 2011

BJ日记·遇见吾尔开希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遇见吾尔开希时的反应,是一声惨叫:啊~~~~~~!啊哈。不是,不是。不是被他发胖的样子吓到。而是当老板走进来通知说吾尔开希来了的时候,他其实已经就要离开……所以我们惨叫着跑出去。—————— 追他回来拍照。

然后,他们去吃夜宵。

我还记得那天是1月18日,因着刚好也有个朋友生日。我还记得我这么推掉了庆生的活动:对不起,我要去和吾尔开希吃夜宵。我还说:当然寿星公很重要,也比较帅,可是和吾尔开希吃夜宵搞不好一辈子就这么一次机会。

夜宵其实吃得很随性,大家聊得也很随性,但我很紧张。毕竟席间坐着的,都是亲身经历(吾尔开希)或亲眼见证(其他人)那一年天安门前轰轰烈烈的人。只有我,是通过文字和录像,模模糊糊地读懂那个年代的人。资历小了一大圈,只好战战兢兢。当然最后还是尽兴而归。

事隔一个多月,遗留的印象是,吾尔开希很健谈。说起话来的那股气势,还是和当年穿着病服和李鹏对呛时一样有型。嗯。没错,是真的很有型。他说的事情、想法让我做了许多联想,当下也写成了稿。

当然,我的联想不如当事人拥有的深度,毕竟历练有差。不过还是放在这里,当作一个纪念吧。

我们准备好,扛起民主的责任了吗?

某天晚上,有幸遇见六四学运的其中一位领袖,如果你还记得他 —— 吾尔开希。席上,听他谈民主,谈自由,谈政治……不亦乐乎。而他所理解的民主和自由,我想,值得我们借鉴。

譬如说,谈起中国政治,他大概这么形容:由于对政治现实感到无力,导致犬儒心态大行其道。于是,人们对经济千般关心,对政治不闻不问,任由专制政体任意而为。诶?这不是和大马一些人,因为觉得某党独大无法改变,进而政治冷感很相似吗?

再譬如说,提到台湾政治,他大概这么形容:因为对混乱无序感到厌恶,人们开始什么都反对,什么都怀疑,什么都生气,最后反而怀念旧时的威权。咦?这不是和大马一些人,因为对某党不争气感到失望,进而转投旧制的怀抱很相似吗?

308政治海啸让我们突然看见改变的曙光,闻到两线制的空气,先是雀跃不已,然后很快失望……原来,不是有了“民主”,就会有乌托邦。

可是,这能代表民主不是好东西吗?

很多时候,因为对民主有太多的幻想,所以我们对于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阵痛,也特别容易感到愤怒和反弹。因此,吾尔开希才说,民主比威权不好,在于你我的肩头会特别沉重。面对王权或专制,我们可以将所有的不幸归咎于统治者;可是在民主制度下,我们必须为自己的选择不慎负上责任。

怎样负责任?思考,行动,然后切记不能让无力感战胜对制度的追求。

要追求健全的民主,选民不能投了票,就坐在家里摇脚等榴莲掉。毕竟政党和政客不一定会拿票感恩,拿钱办事。所以你我总得学会监督、批判,然后思考,如果这一届大选我们选得不好,下一届是不是能够把他换掉?

当然,很多人会说,换来换去不都是烂苹果吗?但即使是一堆烂苹果,你我也得学会从中挑出比较不烂的,并进一步思考,怎样的选择才能改变你我对现有的不满。选民不能失去的,是做决定和承担变化的勇气。

第十三届全国大选或许即将到来,你,准备好了吗?

此稿也投于《公正报》


对了。想认识吾尔开希的朋友,可以到他的部落格去。吾尔开希的部落格,题名为《吾尔开希的流亡笔记》,签名是“写给回家之后的我”。很浪漫,也很悲伤。从64之后开始流亡,他已经22年没有回家,没有踏上过他心系的祖国大陆,没有拥抱过生他的养他的爱他的以及他所爱的——父母。

3 comments:

Kaito Liew said...

羡煞旁人!!!

非常羡慕你有這個機會,碰到當年的廣場帥哥~~~

石头 said...

呃。。。我还在想是不是那个吾尔开希。。原来真的是。

对他唯一的印象是看纪录片《天安门》里面,当时觉得这个大学生的一举一动好傲慢。。。。

他现在在马来西亚么?

聪涵 a.k.a buggie said...

凯毅:我也很不能置信。:)

石头:对啊。他当年就是很拽。现在也不谦虚。哈哈!
他长年在台湾,有了老婆孩子。上次只是刚好来马公干时,顺便接受ntv7的专访,就在公司里遇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