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8, 2009

辩论始终是场表演

虽然要赶稿,却还是忍不住要鸡婆。

今晚的表演赛,无可否认,很好看很精彩。老板说,最精彩的是国文和国伟。(下次也要给孩子名字里放个“国”字……)这么一说,心里还有点唏嘘。满场的马大辩手,圈外人点名的,却是非马大辩风。老实说,老板不点出来,我就能否认吗。辩论,关键的,还是三个字:

舞台感。

可是,现在的马大辩论队,现在的大马辩坛,还有多少人关心这辩论最基本的要求。难怪我们的圈子,越辩越小。难怪有的时候,中学的辩论,远比大学的更令人热血沸腾。

辩论始终是场表演。够不够赏心悦目,能不能捉紧观众的喜怒哀乐,始终是不可或缺的元素,更是强强对决时,最重要的一环。当初为什么爆冷打败暨南大学,因为演得起劲;后来为什么输给新国大,因为人家演得更好。高峰时期为什么会遇佛杀佛,遇鬼杀鬼,因为那个时期,大家自信不够,一直在找寻新元素、挑战新辩法、创造新讲法,不亦乐乎,反而得利。最后为什么满贯梦碎,因为技术炉火纯青后,辩论于我们,变得公式化技术化。

这样的说法,也许不够客观,也许有欠公平。(是的,所以如果队友,你想骂我,你要反驳,请。:))但至少,是我的感觉,也是我当辩手时期,一直无法蜕变成表演型辩手,这样一个最大的遗憾。

以后的马大,是否也要延续这样的遗憾?(虽然我个人遗憾不代表辩论队立场……*妈的,这篇文章写到很防守*)

所以这篇博,我想越俎代庖地写给小瓜,也想自以为是地写给辩手。

我不担心你们杀敌的能力,但我担心你们杀敌的美感;我不担心你们说理的深度,但我担心你们“说服”的能力;我不担心你们交锋的速度,但我担心你们把论点打进人心的力度。

当然,我更不担心你们对辩论的热诚,对舞台的响往,但我担心你们在过程中,是否充满乐趣,在舞台上,是否找到表演和玩耍的欲望。

我希望你们也能从今晚的表演赛中,体悟到一些什么道理。

20 comments:

shinliang said...

写得太好了。。。继续加油

wei said...

走了出你的圈子,再重看你的圈子,終于看到不一樣的東西了!恭喜你!又成長了!
加油啊!或許這就是你們所面臨不自覺的問題……

GuoXing said...

值得深思的一篇文章。我本身,也是深深感触。。

fren's eye said...

挺!

要化蝶,但不要等待.

Boon Tik said...

;)

林猷荃 said...

当今辩坛,马大比较烦

ZYH said...

打败暨南那一场,我们的确是玩得最疯狂最癫的.认同你所讲的一切,辩论,始终是表演。

JuNe said...

我也在想,我们这一对队会不会成为表演型辩手呢?好像大家都面对太多的束缚,放不开。

Snowpiano^ ^ said...

這場比賽,也帶給我很大的震撼和思索。。。
坐在國文旁邊的旁邊,可以感受到他對舞臺的興奮感,和不一樣的幽默感。。。

但是,偏偏走不到那一步,結果,在臺上有些迷失。
昨晚,用了整晚思索,到了早上,都還在想。。
我想,也只有辯手,會為了辯論那么憂愁吧?!

臺上一分鐘,臺下又何止是十年功?!
表現不好的時候,那還會是臺下的千縷愁。。。

慶幸的是,我們都從這場比賽有所感觸,希望,會是未來做的更好的參考。。。

kimtiam said...

羡慕ING。
我想看录影,可否烧一片CD给我?

Anonymous said...

风格和性格息息相关,太多辩手向外求索、模仿,太少向内自省,结果雕塑不出自己的形象。不论哪一种风格,重要的是给观众感动和启发。昨晚的比赛,我又几个感动。一是忙碌的念群还有写稿。二是宇晖对政治事例的信手拈来。三是猷荃在四辩总结前提出的几点思考,展示了思考的力量。

Boon Tik said...

If we want debater to "play" to "enjoy" more, maybe the coaches also need to do something??!! or maybe do lesser???

Nie Ching said...

写得真好。让我也心痒痒,希望可以写点什么。不过,不懂有没有时间,还是先借用你的地方吧!

第一次和国文同台,赞叹他的幽默和敏捷。幸好我不用和他打对辩。

辩论是种表演,这场表演赛当然更是场表演。我就怕自己和众多舞台巨星同台会表演得很烂所以才拼命写稿。哈哈

要我说,我这是在舞台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为什么有时技术如火纯青反而会拉开了自己和观众的距离。

不过,那是表演。比赛可能又会不同。因为裁判要的又是什么?可能是技术,可能是舞台感...所以,还是烦恼ing...

先这样吧!!马大辩论队万岁!!

聪涵 a.k.a buggie said...

Boon Tik,
I think both debaters and coaches need to do something. Sometimes I tried, ask them to be more creative, to train up their presentation, but quite 力不从心,因为这不是我的强项……Sigh..

聪涵 a.k.a buggie said...

BoonTik,
补充一下,我觉得这方面你可能可以帮忙启发小瓜,当晚你是我心目中的其中一个最佳辩手人选,哈哈。XD

聪涵 a.k.a buggie said...

念念,

其实我觉得你那晚准备得很好。现场反应也很好。可能因为群众演讲多了,已经能很好掌握那种牵动人心的节奏了吧?:)

虽然说表演赛可能真的比较注重表演,实际的比赛可能比较注重技术。但就我而言,以前也许如此。马大技术一马当先,其他队伍可能还有距离。但来到今天,很多队伍的技术水平其实相差不远了,所以仅仅技术似乎不再是我们的优势。

结果当大家打55或64的时候,我们得靠评判的喜好过关,例如,因为我们没有达到评判期望而输掉,或者因为种种倾向主观的因素失利。

所以我们必须拥有,比技术更多的东西。

聪涵 a.k.a buggie said...

猷荃,

那个有可辩性哦,其它队伍也许会反对……
X)

聪涵 a.k.a buggie said...

锦添,
我尝试烧出来,可是file太大了,有危机。小瓜那边也会有录影。

其他的亲爱的,
我就不一个一个回复了。大家也只是抒发感想,彼此明白就好。:)

芬*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芬* said...

啊~非马大人可以参与讨论的厚^^*
(呵~那天坐在聪涵身后看比赛
还在奢望会不会被传染到一些辩论功力*)

记得文狄曾提过很耐人寻味的问题:
“好一些辩手都是毕业了,离开了辩论赛场后,才变得很强的”

很缪 确也很对*
是什么把辩手局限了呢?

好像看见聪涵给了大家思考的轨迹

“辩论始终是场表演。够不够赏心悦目,能不能捉紧观众的喜怒哀乐,始终是不可或缺的元素,更是强强对决时,最重要的一环。”

“最后为什么满贯梦碎,因为技术炉火纯青后,辩论于我们,变得公式化技术化。”

这番话 真的只有经过蜕变的辩手才说得出来

谢谢你给我们的方向*=)

生活加油~聪涵加油~马大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