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7, 2008

三千烦恼丝

二十三岁的夏天,剪了一个十七岁时代的发型。

马币五块钱。

在家附近的小巷,一间木板搭起的小屋子里。从小就帮我剪头发的阿姨,大概忘了我已经长大。长成这么大的一个孩子了。不再需要穿浅蓝裙子白衬衫的校服了。她还是很高兴地帮我剪了,若干年前也曾剪过的这个发型。

不像都市里装潢现代而一流的美发院,那里的剪刀总是张扬地在发顶乱削。阿姨,总是细细地慢慢地处理客人头上的每根青丝。头发,像是量过长度才剪。剪了,再一根根慢慢修平。没有冷气凉快。没有洗头服务。没有专业的护发意见。没有让你买一箩筐的护发产品。

我在想,多少小孩曾经有过这样的理发师,去过这样的理发店。

头发剪了。脑袋轻了。心情凉快多了。

6 comments:

wei said...

哦,回家了。
那也好。好好享受在家的感覺吧!

yipken said...

一个女版barber也被你形容到好像director cut 一样。
喂,放张照片来看看啦。
看看效果如何?
=p

lokido said...

我还有17天 :D

聪涵 a.k.a buggie said...

wei,
又回来了。

yipken,
看本人就好了。照片多不真实。

lokido,
Should I say, welcome back to Malaysia? =)

Anonymous said...

我要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最近太无聊了,稍微给我一点乐趣也好,哈哈哈哈哈。。。^0^

聪涵 a.k.a buggie said...

=_="
其实不好看,所以才不敢放上来……
你不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面……